A錘O根安定。
錘攻,專寫肖根ABO。

ABO 肖根 〈Perfume〉01



 @Sasori-蠍子 寶貝,妳餓我餓還是千呼萬喚產出來了。

人本身就是會有體香和氣味的。



明星梗  

射擊手(A)Shaw x明星(O)Root

 


悶騷的演藝圈體壇新星和全國最性感的大明星。



  這個有保留18世紀建築街景的小鎮被劇組申請拍攝,街外被拉起了黃色的封鎖線還有改道行駛的提醒號誌,被封起的街道所有被拉起封條的路口都有兩位穿著橘色螢光背心的工作人員,他們對著來車搖起手中的紅色旗幟或是抬起手臂只引來車改道,計畫拍攝廣告的歐系車廠很看重這次的錄影,一是為了要在一個月後的夏季車展裡製造話題,二是他們邀請到了號稱高投資高報酬的知名女星Root,本名Samantha Groves,Root在拍攝生涯裡詮釋過各種角色,在詮釋角色的情緒、氣質和內心足足到位,她能夠在各種氣質中拿捏到最適當的位置,擁有強大演藝能力的Root拍攝過的宣傳廣告能大賣自然不在話下,另外,Root是今年票選最想結婚的Omega明星第一名。

 

一個大名鼎鼎的女星,有許多Alpha名人追求和簇擁的Root,竟會親自指名一位國家射擊隊選手來一同錄影,這讓整個劇組以及那位選手本人十分詫異,劇組裡的導演Lionel Fusco從Root出道時便開始有合作,幾年下來他老大叔還是摸不清這個女孩的思路邏輯,這次Root指名合作的對象是年輕的射擊隊國手,Sameen Shaw是個波斯混血兒加運動員,波斯血統眷顧下的深邃眼眸和深刻輪廓帶有幾分野性,更別說鍛練有線條的精實身體,Shaw在身高上矮了Root半顆頭,但這不成問題,但在實境攝影方面還是個生手,這是她第一次接商業廣告,Fusco撇頭看了看十多尺外正在互動的大明星和小運動員,後者很明顯的在這樣的大場面下動作顯得生澀僵硬,Shaw很快地便淪為老手Root的掌中玩物,Fusco乾笑了兩聲,先是飲下手裡那杯降溫的熱咖啡,在溫順的褐色汁液洗禮下振奮精神,老大叔再悠哉地拿起助理送過來的甜甜圈。既然是Root的指名,Fusco相信Root一定有辦法處理,畢竟,Root本來就是圈裏頭有名的不按牌理出牌的女星,後臺還有強大經紀人Zoe Morgan撐腰。捲毛的老大叔決定在開拍前在吃上兩個糖霜口味的甜甜圈,最近Fusco清楚感受到時間的無情,想當年能夠一天吃掉兩大盒甜甜圈的日子,如今水準降到一半都沒了。

 

 

 

 

SameenShaw的父親是海軍陸戰隊成員,自從她六歲那年生日開口說想要用槍,每次放假,父親都會帶她上靶場練習,並且兼任她的貼身教練。

 

Shaw第一次握住來福槍時,從槍托到槍桿的長度只矮她一顆頭,父親教她如何把槍托擺放到肩膀與胸口間的位置,來福槍的木頭槍托沒有任何溫度,而金屬製的板機和槍身隨著指尖把握的時間一長慢慢染上了自己的體溫,刺繡Dodgers字樣的鴨舌帽侷限了她的視野,她伸起小手調整了一下帽沿。

 

她還記得第一次擊發子彈的時候,父親溫厚的掌心覆蓋在她的手背,右手臂內側的USMC刺青在白色強光下更顯閃耀,她很喜歡那個刺青。

 

父親將她如何支解和保養槍枝,從Beretta 92G的手槍到Winchester Model 70的步槍的構造她都完全掌握,10歲時的聖誕節前五天,她成了射擊俱樂部裡的射擊冠軍,幾個退役的老男人以軍中射擊訓練為基底設下的比賽關卡,她贏過現場的射擊老手和年輕人,Shaw的反應力和擊發速度使她拔得頭籌,她得到冠軍獎品的一千元美金還有一把M16,後者當然盡可能隱瞞母親藏在衣櫃裡了。

 

「妳知道國際比賽項目裡頭有射擊嗎?」

在Shaw升上中學前,俱樂部裡的一位退役老兵Hersh來向她搭話,當時她正在戶外的練習場打靶,這個人的氣味她記得很清楚,老Alpha身上的信息素是一股帶有淡淡古龍水的杜松子味,她幾乎都想斷定這位老兵是不是都泡在琴酒堆裡。

「我比較想要從軍。」

Shaw專注在她眼前的槍靶,扣了幾下板機,百碼外人型槍靶的心口又破了幾個洞。

「不,小鬼,把妳送去戰場上死太浪費了,妳爸要我來勸妳不要從軍。」

Shaw的指尖停留在板機上,Hersh的話語戳進她內心的敏感地帶,她覺得自己今天打靶的心情幾乎被毀了,Sameen打算收起槍回家了,Hersh擋住她的去路,提起自己手中原本閒置的來福槍,打得是射擊場內最遙遠,位置在接近射擊場邊緣森林的最老舊靶心,老舊靶心的生銹鋼板上沒有多少彈痕,殘破的白色油漆上頭的紅色圓心沒有太多被擊中的痕跡,俱樂部起最早的紀錄保持人是Hersh,在來是Shaw,但Sameen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擊中靶心了,她的能力上來到一段時間後突然上不去了。

「是不會太爛,既然技術那麼好,那你為什麼退役了?」

Shaw拉上槍的拉柄排開槍槽裡的彈殼,被手套包裹的拇指又將三顆子彈推了進去,本想打道回府的卻又把槍上膛,沒人知道Shaw射擊能力遇到了瓶頸,Hersh卻看出來了,她不得不佩服這老兵的觀察力。

「老花眼跟關節炎,歲月不饒人。」

Shaw聽完笑了兩聲,繼續埋首於靶心射擊,兩次擊發出去的子彈,一發打在老舊靶心的白色區塊,第二發打在紅色圓心的邊緣,Shaw維持同樣的舉槍姿勢幾秒,最後仍無力的放下槍來,頭一次她竟能在他人的面前感到挫敗,基於尊嚴與好勝心,對,Hersh深諳此道,否則他不會親自出手來刺激Shaw。

 

 

 

 

但Shaw也是個很有原則的人,要她放棄夢想的從軍,是必得有所補償。

「要練習的話,要包我兩餐,都要吃牛排,12盎司的,三分熟。」

Hersh挑起眉看著眼前不到自己一半高的孩子,忍不住操了聲髒話。

「那不要了?」

Hersh開始為自己的退休金哀悼,依照Shaw發育期的這個食量大概不用兩年就可以把他的退休金吃空了。

 

 

Shaw在中學時進入職業圈,大學時出席過幾次國際型的比賽,畢業前就進入國家隊裡擔任選手,射擊在美國是很普遍的運動,但在國際比賽上較沒有足球、籃球、排球、田徑來得熱門。近來為了提升形象,協會給她安排了一個經紀人Jocelyn Carter,起初都是幫Shaw出賽方面的手續和各項事宜,到了第二年Carter接到了來自歐系車廠的電話,說是想要Shaw來拍攝他們的CM,Shaw就這樣獲得她的第一個演出通告,和Root一起在廣告裡扮演一對情侶,起先,抗拒鎂光燈和鏡頭的她想要拒絕,誰知Hersh得知通告的酬庸有平常國際賽的兩到三倍,就直接硬生生地把她推入火坑了。

 

「距離下次比賽還有好一陣子,沒事就給我去好好賺錢!」

Shaw有時真搞不懂這大叔是執著在什麼。

 

 

 

 

 

 

「卡!Shaw!妳是又在做什麼了!要妳專注開直線有那麼困難嗎?」

Fusco又從車內的錄影機捕捉到Shaw不自然的舉動,照著劇本規劃應該直行的汽車整個開到對向車道去了,這也使得錄影工作再度停擺下來,這是上午八點開拍到現在第五次NG,這條路的攝影申請只開放使用到下午四點,當初光是跑申請流程就耗時要一個月,這點Carter在開拍前有提醒過Shaw,包括這次指名要和她合作的女星Root,Carter可是足足幫她上了三個小時的課前預習……。

早上兩人剛和Root碰頭時一切都還很好,Zoe也是個氣質挺不錯的女人,和Root並肩走到兩人面前時,Shaw能感受到兩人的輕鬆的表情下隱藏的氣場,好似個有著堅固防禦的堡壘,還有,無懈可擊的身高。確實兩方彼此在經紀人與明星的身高平均值很……,Shaw試著不去想它。

 

 

 

 

等Shaw回過神來Root伸出的右手已經擺在眼前,她的視線先是從百合白的指尖停留,然後緩緩抬起頭對上Root的視線,Root臉上那個過度閃耀的微笑讓Shaw覺得有些虛假,並非是對於Root微笑的舉動進行批評,而是如此自然且帶有溫度的微笑並不是可以在人人面前都可以展露的,那樣的熱情與親密的情緒,人們大多會保留給自己或是給熟悉的朋友家人,即便自己是個不常笑的人,Shaw明白這樣的微笑會出現在這樣的社交場合裡有所矛盾,但也有另種可能,Root是個優秀的演員,她爐火純青的表演技巧使她能夠在任何場合表現出這樣甜美的微笑。是的,絕對是因為她的演技。Shaw忽視掉心裡觀察到的不自然,禮貌性的反握住Root的掌心,她很意外觀察到了Root的掌心和手指間的溫差,冰冷的指節和被搓紅的掌心,難不成她是刻意的?

 

「很高興能夠和妳合作,Shaw,我在協會裡看過妳的檔案,我是妳的粉絲,在上個月德州的比賽裡,我在現場有看到,妳射下場內失控差點飛入觀眾席的小型無人機,真的很令人難忘。」

Root一握上了Shaw的手,冷靜神情下隱藏的熱情猛然的湧現出來,讓Shaw有一小點不知所措,等等,她說現場?她是有看過我比賽嗎?

「謝謝….. Root。」

Shaw一時間想不太出什麼回應的話語,她選擇最簡單也最有效果的回答來結束這個談話,Root也識相地沒有把話題進行下去,接著Fusco走到兩人面前開始交代今天演出的細節,還有他要兩人詮釋角色的感覺。

 

 

 

 

 

廣告第一部分的鏡頭是拍攝行駛在街道上的新車,車內安裝了攝影鏡頭來捕捉兩人的表情和互動,工作人員在調整好鏡頭與麥克風的位置後關上車門,整輛車只剩下在駕駛座的Shaw和副駕上的Root。新車在沙發上的皮革和車內的車組零件都會有股味道,在坐上車三分鐘後Shaw覺得嗅覺已經大多適應了那個氣味,在關上門後,她明顯嗅到了一股混合花朵的蜂蜜甜香,那股氣味沒有隨著車內的空調啟動而淡去,反而更加的濃郁。

 

[不會吧?]

 

 

 

 

為了證實自己的懷疑,Shaw抬起眉看向空調上方的後照鏡,Root的雙眼透過鏡像注視著自己,沒有絲毫的遲疑,她身邊的那位大名鼎鼎的女星正在對她釋放著信息素,她能分辨出來在那股蜂蜜甜香般的信息素裡還有蘋果的氣味。

她就像被香氣誘惑掉入了女王花的甜膩陷阱裡的獵物,而且Root沒有要收手的打算。

 

[這不是惡作劇。]

 

Shaw的Alpha本能告訴她有危機,她必須開口和Fusco反應,她清楚在這樣和Root“共處一室”下去絕對會出事情的,當Shaw正想開口時,車裡的麥克風傳來的消息短暫吸引了她的注意。

 

「嘿!兩位,線路出了點問題影像出不來,延後五分鐘開拍。」

哼,她聽到了一點細小的聲音,那是Root滿足的哼聲,還有Root的手掌在她大腿上的西裝褲來回摩娑的摩擦聲。

 

該死!

當下她惡狠狠地瞪向了Root,後者露出了一臉無辜的表情,接下來她又聽見,Root用了極小不太會被麥克風捕捉,但自己卻可以清楚聽見的音量說著。

 

[讓我們好好相處吧。Have fun, Sameen.]










评论(20)
热度(186)

© 米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