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錘O根安定。
錘攻,專寫肖根ABO。

肖根 短篇 《靜物》

這是對於有關人體模特兒紀錄片的心得,很清水沒有肉。
女王根還在寫,近日還會發布新的文章,和 @Sasori-蠍子 一起構思的小狼錘。

---------------------------------------------------------------------------- 



靜物

 

 

  對於大多數畫家或繪者而言,速寫或攝影中的人體模特兒或許只是昂貴的靜物,會感到疲累、口渴又需要吃飯的靜物。同樣是美術領域出身的Samantha能夠理解,畫家在進入創作狀況後,個人意識會和現實世界的時間完全剝離,一個可能只要維持15分鐘的靜態動作,在畫家完成一個段落後可能已經過了兩倍的時間了,在擔任模特兒工作的第三年,她已經學到要自己攜帶計時器去計時,將自己的職業傷害減到最低。其實這樣的行為對於長時間維持靜待動作的模特兒們而言有極大的職業傷害,對於骨骼、關節和肌肉方面的種種影響。

 

  得到藝術學士學位後的Samantha沒有選擇立刻進入職場,Samantha在畫廊的開幕式裡結識了畫家Grace,Grace很喜歡Samantha,Samantha本人也不否認自身擁有良好的身長和身材條件,也因此,Grace時不時會向她提出做人體模特兒的請求,Grace筆下Samatha確實吸引了其他人的注目,在Grace新作開展的那個禮拜,來參加開幕式的視覺藝術家或攝影藝術家現場立刻掏了名片給在場的Samantha,但大多被她現場婉拒了。

 

Samantha有兩個原則,一、她不接受和畫家一對一的Case,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護自己。二、她喜歡選擇她偏好的委託人,熟人、團體畫室或大學速寫、攝影課程。

 

 

「模特兒在被畫家觀看時,同時也在觀看著畫家。」

在多年後一個經驗分享的講座上,Samantha訴說著自己擔任模特兒時的故事。

 

在人體速寫的過程中,模特兒可以透過觀察去掌握畫家的個性、創作時的習慣。即便是在自己畢業的大學工作,Samantha幾乎不和現場的學生有任何肢體接觸,這在她的工作聲明裡也有註明。

 

 

「或許對畫家而言,人體模特兒只是個昂貴的靜物。她們會累會餓會渴,需要休息。」

 

每次一到大學的課程裡擔任裸體模特兒,Samantha會自行攜帶用來墊在身體下方的黑布,她很清楚,那些學生們不太會去清理畫室內的墊布,比起整理環境,他們更注重於如何捕捉創作構思的靈光,一閃即逝的靈光與封閉不變的畫室之間,這些年輕的學生自然將注意力擺放在前者。

指尖或木棒拍擊支架上的陶土時,筆尖或筆刷在畫布上掃過時,相機快門發出的聲音時,Samantha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被透過視線碰觸,刮刀滑過陶土和木桿拍打陶土時的震動全部轉移到她的身上,那是一個神奇的對話方式,一個模特兒和藝術家經由創作所進行的對話。

 

她很享受這樣的溝通對話,特別是Shaw,即便兩人相隔著一張畫布或一塊形塑中的陶土,Samantha能在Shaw的視線感受到溫度。

 

SameenShaw是她大學裡的後輩,雙修雕塑與繪畫,這個中東混血的學生的立體五官挺吸引Samantha的注意。

 

Sameen似乎和她有種無形的默契,每次臨摹時,Shaw大多都會坐在Samantha的視線範圍內,也因為長時間維持一個動作的緣故,Samantha捕捉到了Shaw藏在調色盤和衣袖下的精實手臂,在處理細節時動作柔化的指尖彷彿一次次的掠過她的皮膚,從她的肩頭一路到最私密的境地,Sameen不需要借助刮刀,靈巧的指尖和指腹不用幾秒就將陶偶的臀部修整完好,每次Sameen在用指尖修整作品時,Samantha能夠完全感受到Shaw的碰觸,從指尖傳遞到肌膚的溫度到打在身上的鼻息,不同於酒吧裡帶有誘惑的信號,Samantha感覺更像是被Shaw擁入懷裡,在播放慢曲的舞池跳著慢舞,一個彼此毫無縫隙的距離。

 

 

Shaw幾乎從未缺席有Samantha擔任模特兒的臨摹課程,在那次工作結束,Samantha不顧已經僵硬發疼的身體,維持赤裸的走到Shaw的面前,Shaw整理材料和收拾工具的速度很快,Samantha告訴自己必須搶在Shaw離開前開口。

 

 

「我希望妳可以畫我。」

她想要更進一步,在沒有旁人的情況下去看見Sameen眼中詮釋的自己。

Sameen幾乎是當下就給了她肯定的答覆。

 

 

 

在Samantha的人體模特兒的職業生涯中,Shaw是Samantha唯一接一對一工作的對象,Shaw的作品幾乎多是將她作為主要的描繪對象,偶爾會有雕塑,Shaw大多的作品還是以繪畫創作為主。

 

Samantha作為Shaw的謬思女神,愛人、伴侶還有家人的身分。

Samantha陪伴Shaw走過了二十個創作的年頭。

「如果可以,我想一直當模特兒被人畫到60歲。」

Samantha知道自己不可能青春永駐,在大多藝術家眼中,他們喜歡年輕擁有美麗身材的模特兒,盛開的花朵代表著洋溢活力的生命,那是他們感受生命的熱度的管道之一,時間與畫家的殘酷會淘汰模特兒。

 

「我會一直畫下去,畫到80歲。」

Sameen一如往昔的為作品做最後的細節修正,她的工作室內堆滿各種尺寸的成品,全部都是以Samantha為主角的畫作。

 

 

 

最近她們和Grace在提一個企劃,一個Samantha的60年肖像畫和雕塑紀錄的企劃,在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Sameen在畫室裡捕捉到了她的Samantha。

 

 





 

评论(16)
热度(93)
  1. lucy chen米卡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昨天突发奇想,想知道画家的Shaw和作为模特的Root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然后看见了大大的文,比
  2. 沧海轻舟米卡 转载了此文字

© 米卡 | Powered by LOFTER